啊沉迷

就算换了个号刷粮都不会有增多的。

【霍游】【原创】在旅途中写给你的信

也许应该要在你说要离开的时候紧紧抓住你的手,这样才不会变成这样孤独一人的我。但是无论如何结局都不会改变,只是稍微曲折了尔后又笔直地通向那条绝望的路。

那么每天写一封信给你如何?

——题记

致霍琊:

今日晴,青帝国天气正好。

距离已经有些许日子,至少多到两个手都数不清的地步了,但我仍然没有见到过你。喂喂,不会是诅咒解除了就可以抛下你的伙伴们尽情地享受后宫生活了吧?至少也有过出生入死的经历你就当做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一走了之吗?

虽然有点不甘心但我还是用说陈述的语气去说这两个质问的。

真的,你到底在哪里啊?这个时候就不要玩这种弱智的游戏了好吗?

……要是被你看到我现在的样子你一定会嘲笑我,….但是只要你还活着我就算是被你说‘油好咸’‘油耗子’我都笑着承认了(才怪呢)

真不得说你这条龙……躲得还真有那么一点本事,奈何我上天入地几乎所有地方都找了个遍,却是连你的一片衣角都没寻到,可叹可叹。

真是太狡猾了,游某自愧不如。

不过也是多亏了你,我才得以出了自己的老巢,基本的时间都用来云游四方……什么债都留了就是没留下桃花债,这我就不明白了。

哦对了,亘瑶和青凌生活美满幸福,甜蜜蜜的整天腻在一块,好像稍微分开一下就会死那样…呃。他们有了一个很可爱的孩子。

还有奏….和小律,忽然就开了窍,两人齐齐也消失了个无影无踪,后来寄了封信美名其曰请把小律许配给我吧我会让她幸福,归隐山林过上与世无争的生活,歪歪扭扭的字后面有一行清秀的小楷明显是小律所写,着实感动了我一番。

哈?想要知道她写了什么话?你回来问我啊……

总之大家的生活都很好。

不知你在那头有过得怎样呢?

因为你总是有相对困难的事情就会自己承担不会告诉别人…嗯,这应该就是男子汉主义,所以我想必你过得不怎么好。

总之好好照顾自己。

没有你跟我拌嘴的日子真的很无聊。我不甘心的承认了,我一点都不想要这种生活。

但是,……我剩下来的时间,已经没有多少了。


游浩贤


游浩贤写下了最后一个字,末了还在后面翘了一个小圈,像极了那人所说的耗子的尾巴,有点俏皮的感觉,这是他写字的一个小小的习惯。他不禁有点好笑现在这个矫情的自己。写这样的信其实就是自欺欺人,他一开始就知道,从他没有抓住他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注定了结局。

他再也不会回来,也不能回来。

我知道的、知道的啊。但是从心底,这种不属于自己的悲伤是什么。

游浩贤觉得心脏绞痛,急急地拍了几下胸口缓解了一些疼痛感。他把那一张薄薄的纸随手塞进了自己的衣服里,再把散落在一旁的东西随意地聚拢在一块,起身拉开门。这些动作都是一气呵成,游浩贤心想:我也没有很老嘛。

今年的游浩贤,36岁。即使看上去一点变化都没有,笑容还是挂在自己的脸上。

是什么时候开始,这种纯粹的笑容已经变了味呢?是什么时候开始,这份感情又开始变了质。

像滴入水中的墨一样晕开染污一缸水,他的思绪混乱,却又懒得梳理。反正人已经不在,就让这一份感情尽快地埋进土里,尽管有着芬芳的香气却不能嗅到分毫,这样的话就可以心无杂念地忘记他吧。

游浩贤永远是一个谨慎的人,永远。被情感绊住自己的脚步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青凌,小瑶,多谢你们的照顾啦~”

“路上小心…~你又要去找霍琊?”

“……才不是,”游浩贤干笑几声,“我去罪骨之岛享受他的后宫安享晚年啦。”

“真希望你被那些姑娘们乱棍打死。”

“喂!”


重新踏上这个久违了有点陌生的土地,湿湿润润,后面海浪温柔地起伏,清新的带着一股咸味的海风吹拂在游浩贤的后背上。

好像什么都没有变,但在游浩贤看来这是多么陌生。

什么人都没有,说是‘享受霍琊的后宫’,然而那些妖怪们早就消失了个一干二净,他们似乎预感到了自己真正的主人已经不在世上的事实。

游浩贤忽然好想好好哭一场。

曲终人散,最后只剩下自己置身在谁也没有的舞台。




致霍琊:

我放弃了在青帝国的优越待遇来到你那无聊成荒地的罪骨老巢啦,有没有点开心?好吧我开玩笑的,自作主张占了你的巢我超级抱歉的(才怪

阁楼积了好多灰!还有蜘蛛网!我打扫得大汗淋漓,好累!回来的时候请我吃东西报答我啊。

真不知道你的姑娘们都跑去哪了,晚饭要自己捏个火符来烤,想了想突然觉得有点不妙,难道以后我要过上渔夫安乐打鱼自给自足的生活?还有天天吃鱼会死人吧?!

突然觉得这不是安享晚年而是过劳死啊。



写到这里,游浩贤忽然没有了兴致,把笔一扔却不幸地染污了纸张,但他并没有多在意,兴致勃勃地洗干净手上的墨汁想着去看海。

海风很咸,游浩贤很闲。

赤足走在海滩上冰凉凉的沙子触感正舒服,游浩贤的头摇来晃去,脑后的马尾辫也一翘一翘,褐色的眼眸不经意地一扫,忽然看到一个隐隐绰绰的人影,吓得他心脏险些不跳了。

但是一眨眼的功夫,那人影又消失了,好像没有存在过。

游浩贤愣愣地,有冷汗自手心溢出。

心跳如鼓。等等、会不会是他——

“等我找到你,你就认输吧。霍没牙。”

他低低地说。



满怀心事地回到那个老旧的小屋,想要提起笔续写那一封信的时候却发现它已经无影无踪,游浩贤无暇再管,纸张没了他倒也乐得清闲,解开束着头发的皮筋就直直地扑向床。

他很快就陷入梦乡,梦到了极其诡异的梦。

梦的内容不是狰狞着扑过来的妖魔…而是一条黑龙。

一片迷离的世界,各种颜色混合在一起却奇妙地有一种协调感,唯一不变的是被他嘲笑是金桔皮一样金灿灿的双瞳,直勾勾地盯着他看。龙的躯体遍布伤痕。

他远远地看着,两者隔着一条鸿沟。他非常清楚龙的目光是投向他的。就在他几欲呼出他心中所想的那个名字的时候,一个棕色头发的少年挽着不知道是什么人,束得高高的辫子一翘一翘,像耗子的尾巴。

那个人…是我?游浩贤忍不住想要就在这个时刻长出翅膀飞过这条鸿沟,他的目光追随着那个过去的‘他’。

那条黑龙的目光也投向了‘他’,眼眸中充满了说不清的情绪。

但‘他’最后是笑着不知说了什么,直直地穿过了黑龙庞大的身躯,好像透过去了那样渐渐消失了。

“无论是爱,家庭,还是恋人,我会给你。你不明白的,我会告诉你。你想要的,我都能给你!”

你说过的…为何不算?

游浩贤猛地惊醒,望向窗外发现周遭黑压压一片,才顿悟自己刚睡没多少就被这个梦惊醒了。尔后惯例就是他的幻想。看着一群血肉模糊脸色狰狞的妖物向自己扑过来游浩贤还是禁不住瑟缩了一下,毕竟过了许多时日的安逸日子后又要重新回到这样的日子难免有些不适应,然而这一次再也没有那个黑龙少年替自己围上围巾靠在自己肩膀上安然入睡的事情发生了。

游浩贤打心底怀念以前。

熬过自己的心魔天也蒙蒙地亮,游浩贤此时睡意也全无,思索了一下又抽出一张纸,往墨砚上加了些许水就着昨夜残余的墨写起信来。


致霍琊:

来到你这岛上的第一天我就做了一个关于你的梦,回想起来依旧觉得鸡皮疙瘩掉一地,这一次果不其然又被惊醒,睡意全无地但是十分困倦的我还是选择了给你写信而不是去找点吃的。

没有带上必备的药……啊只是一种普通的病也没有那么重要。

还有这里晚上的风真大啊!!我深夜都盖了一张厚厚的棉被!

不知道你的龙鳞保不保暖呢?不过硬生生削下来应该特别痛……好啦我开玩笑的!我们不是伙伴吗——(其实就是我想削也不知道你在哪里.)

虽然也不是很老的年纪但还是忍不住缅怀过去……什么的真是太矫情了,啊啊,真不知道该跟你这个木头脑袋说什么了。

这座岛上可食用的野菜果子实在是少得可怜,如果长时间待下去我会不会七窍流血而死…。

但是我一点都不羡慕妖怪的体质啊!


游浩贤


草草地写下最后一个字,游浩贤实在是困得两个眼皮打架,又是十分不温柔地扔了笔,转身扑进硬硬的木板床陷入深深的睡眠,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再梦到那似乎欲言又止的龙以及过去的自己。

狂风席卷,带着咸味的海风。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