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沉迷

墙头很多

【熙华】江湖一笑4

嗨 我回来了!

为了证明自己不坑…首先非常感谢期待这个文的人!非常有动力了😘😘

不过这一章还没跟端木熙唧唧我我【…】












04


正值春日好时节,自叶隙碎下的阳光片片,却好似在地上留不住些影子。如水化开去了。

“呵呵,锦华,这天儿真不错。最是适合踏青,你说如何?”

此时客栈不过一星半点人,寥寥落落的剩几个粗布褐衣自沏自饮,静得茶盏磕碰声可闻。秦诗瑶这会儿还在拨着算盘上的几颗籽儿,忽然笑道出一席话,引得有人侧目。

“姐姐,..说,得,极,是!”

忽见一少女自后厨拨帘踏将出来。及至肩下的深蓝色长发未被冠起,只是随意地披拂着,透着一股子任性逍遥;素色面纱掩住半张脸,一双伶俐的眼眸藏了一汪碧水泛着盈盈波光,只不过这双眼睛里更多的是恼怒。似是察觉到有不怀好意的视线,’她’‘啪’地展开手里绘着山水的纸扇,闪身藏到秦诗瑶身后。

“秦诗瑶,你把我的衣衫都藏哪儿去了!”

“哎呀,你莫不是忘了你昨日刚答应我的事了?”秦诗瑶笑眯眯地低声道。

“..我,我可从来没答应过这种事!”杨敬华急了,“你这让我怎么好去见人….”

“那可是你自己的事。”秦诗瑶说着风凉话,“你看那些人还眼巴巴瞅着你呢。”

“秦诗瑶,别吃软不吃硬。”杨敬华咬牙切齿,“你别忘了我还知道你的秘密…”

秦诗瑶听罢微微一笑,后脚不动声色地往后用力一碾,如她所愿地听到好大一声杀猪般的叫喊,这下几乎是所有的目光都积聚而来。她道:

“杨公子..男扮女装也不甚在意罢?”

这下杨敬华再也不敢吭声了,含着眼泪埋首揉了揉脚面,小声嘟囔着:“明明是个又凶又恶的婆娘….”

“嗯?”凌厉的眼神追杀而来。

杨敬华低下头悄悄地往后挪了挪脚步。

秦诗瑶这才满意地点点头,眼角余光瞥见一人,不觉得好戏将要上演。她不着痕迹地捅了捅杨敬华的腰,无不戏谑道:“你看是谁来了。”

“有什么好看的…”杨敬华探出头随意张望一眼,立感大事不妙,“这不是那个什么……”

“陆公子。”秦诗瑶娇笑唤道,“是来找扬公子的么?”

陆公子当下就被酥软了半边,忙不迭地应道:“正是。”一时色心起义,又花言巧语,“但我是闻到秦妹妹的香儿而来的…”

杨敬华直翻白眼儿,猝不及防得被推了个踉跄,亏得他反应奇快,不仅稳住了身子,还用折扇挡着大半边脸。

“扬公子这会儿出去听曲儿了,不若就让锦华先陪陪公子。”

杨敬华露出双眼睛,拼了命地递眼色:秦诗瑶,你等着瞧!

秦诗瑶笑笑,懒得再理会他。

却说陆公子看到自秦诗瑶身后闪出来的少女,一派飒爽之姿,与秦诗瑶的大家闺秀的柔和不同,更像是闯荡江湖的少侠,这样的肆意张扬放在一个少女上却毫无矛盾,反而越是充满魅力。他的心中忽然荡漾起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却下意识拘谨起来。

这分明已有半分情动。秦诗瑶用帕子掩住嘴巴,眼眸里洋溢着笑意。杨敬华只觉得好笑,又碍于秦诗瑶的虎视眈眈,索性三步并做两步,一屁股坐在陆公子对面,照旧折扇遮面。

“锦华…锦华姑娘。”

“有事?”杨敬华把扇子抬高了些,故意捏着鼻子哑声哑气。

“你的嗓音如此嘶哑,莫不是病了。”陆公子小心翼翼道,“不如来府上…”

杨敬华手一抖,勉强着恶心道:“我天生如此,公子不必如此挂心。”

“锦华,可否问你几个问题?”

“…………”

“你喜爱什么吃食?”

“肉。”

“有什么特别想要的?”

“金子。”

“…………”

“…………”杨敬华想翘个二郎腿,却因为襦裙的束缚,只能作罢。

“那,锦华姑娘,………可有如意郎君…?”

忽有一人踏进门来。白发渡上一层金光,难得一见的俊朗容颜,一身白衣飘飘欲绝,宛如神仙下凡。

杨敬华笑了,“本来没有,现在有了。”

“闭嘴。”格瑞说。

金张了张嘴巴,想说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这不是因为脑子一片空白,是因为他真的说不出话了。

他想问格瑞的话是不是这么有魔力,能有束缚嘴巴的能力,但他问不出;他想发出笑声,但他发不出;他想撒娇撒泼耍赖,这需要嘴巴这个武器,但是此刻它被禁用了。

金抓住格瑞的手,动了动嘴唇。你应该懂我什么意思吧?

“我现在不想听到你的声音。”

你…

金气结,在格瑞身边跳来跳去,他都像熟视无睹一样直视前方。

“不就是你害死金的吗?”



金放下手,怔怔地看过去。

那个人笑着,笑容张扬。

“他怎么会自己害死自己呢?”蓝色的眼睛像是不经意地扫过他。

“这是他的愿望,我只是实现他的愿望而已。”

“我们都是实现他愿望的工具。”他一字一顿地说,“他 是 罪 人 啊 ”

“我只为我自己而活。”格瑞说。

“不对。”

“你的存在,本身就是他 的 愿 望 。”

“……那你是要实现他的什么?”

“呵呵…”

他的食指轻轻点住格瑞的心脏。


“他希望…成为神。”

“抱歉,…”

喟叹消失在风声中。

金醒来,暗无边际的颜色。

“格瑞?”他无声呢喃这个有点熟悉的陌生名字,“格瑞,格瑞,格瑞…”

“…无关紧要的东西。”

无情。

夏夜的凉风从叶间的缝隙滑过,他们接了个牛奶味的吻。
“怎么样?”
“不怎么样,”少年高声笑道,身体紧紧挨在另一个少年的身体,“很甜。”
“嗯。”
然后他们不再说话。在难得的静谧,共同的呼吸着丝丝草木清香。

【瑞金】狼来了的故事

ooc属于我,他们真好呜呜呜…吸口。
写感情戏总能烂尾我也是相当劲爆了😢😢





狼来了的故事

“格瑞,我喜欢你!”
“格瑞,你帮我…诶,早做完了??啊啊啊谢谢你格瑞!!我超爱你!!”
“我喜欢格瑞,紫堂,凯莉…大家我都喜欢!”

已经够了。格瑞想。接下来他怎么说“喜欢”“爱”他都不会相信的。或者说,千万别往爱情的那方面想。白痴的喜欢也许不是真的喜欢。
他喜欢金。大概是。格瑞不清楚自己这样到底算不算喜欢,或者说是因为是幼驯染所以想尽量保证他的安全,久而久之看到他陷入困境就忍不住伸出援手,听到他嘴里总是吐出别人的名字的时候会不快,习惯性留好的东西给他。
照顾成瘾了吧。他开始觉得不安,尽管看不出来,他十分害怕金能从中看出一点倪端,到时候质问自己怎么办,自己要怎么回答,要是被拒绝了怎么办。格瑞被困扰了整整几个月,最后还是忍不住问了。金嚼着肉含糊不清:因为葛瑞你素我的好盆友,平似你都这样对窝好!
…果然还是算了吧。格瑞伸手擦掉他嘴边的饭粒,“白痴,没人跟你抢。”

“紫堂~你是我的天使吗!我爱……”
“你”字还没说出口,突然头上就被敲了一记,金吃痛地蹦了起来,接着愤怒地转过身,“格瑞!你干嘛啊!!”
“有蚊子。”
“………”金呆呆地摸了摸头,傻笑道,“是,是这样吗?”
“嗯。”
“……别以为我会信,你个混蛋!!”金嗷嗷地扑上去。

凯莉咯咯地笑了,抽出棒棒糖放进嘴里,“旁观者清,当局者迷。”
紫堂幻有些困惑看了看兀自笑着的凯莉。
她立刻止住了笑声,咬碎了嘴里的糖果,心不在焉地说道,“所以说男人啊…”

金理所当然地享有格瑞对他的好。
却不知道这样的好是非卖品,仅仅对他开放。
如果有人问他格瑞的好,金掰着手指头数都数不完,嘴上说一天一夜都说不完,总是会突然出现救他一命啦,总是会留一半好吃的给他啦,总是会帮他做他不能做的事情啦…
有人问他,“要是格瑞死了怎么办?”
金慢慢止住了声,讷讷地低声说,“格瑞这么厉害…不会死的。”
“别忘了这里是凹凸大赛…”
“我说了,格瑞不会死!”
“不会死…”
要是格瑞死了怎么办。要是总是能够及时出现帮助自己的格瑞不在了怎么办。金突然发现自己被笼罩了名为‘格瑞’的保护伞下,只要探出一步就好像会被阳光灼伤。就算说了来了凹凸大赛就要学会独立解决问题,却还是不自觉地贪恋他给予的温暖。
最讨厌这样心口不一的自己。
他开始笨拙地一步一步跌跌撞撞地走出去。却发现这样的保护如影随形,只是止步于身后,无比的安心。
如果当他转身,后面空白一片……
金的眼泪扑簌簌地滚下来,“…格瑞才不会死…”
果然我还是……
金没有想下去。
他抱膝坐在阴影里,脑袋无精打采地埋在臂弯间。不想刷积分,不想吃饭…明天的我就是一个全新的我…所以今天颓废一点没有关系……
“金。”
金抬起头,那人紫眸印着小小的自己。
“站起来,跟我走。”
有阳光斜斜地从他身侧滑开,斜斜地偏离了原本要照在金身上的轨道。他被笼罩在另一片阴影下,内心深处的快乐却好像快要涌出来一样。
难道我喜……
金没有想下去。

“格瑞呜呜呜呜!!刚刚我真的快要死掉!我真是爱…”‘啪’的一下额头就被弹了一记,金一脸的不敢置信和不理解求解释。
“……它不廉价。”
“…哈?”
“没事。”

烦恼。
金很少有烦恼的时候,但这一次这是真的烦恼了。
“你说,格瑞是不是讨厌我啊!”
“噗…”
“凯莉!我可是一本正经的在烦恼!”
“那你说,他怎么讨厌你了?”
“他最近打我的次数变多了!”
“那你是说了什么才被打?”
金努力地思考了会,“…呃…,格瑞,我差点死掉,我爱你…”
“上次呢?”
“紫堂幻…你是我的天使吗,我爱你…”
“上上次呢?”
“凯莉…”金突然收了口,不安地低下头。
“现在你知道症结所在了吧?”
金更加不安了,胡言乱语道:“或许他喜欢紫堂…”
“笨蛋!”凯莉笑了,“所以说你们男人一个个都是笨蛋。被爱着都不知道,或者爱着别人都不知道。”
“……”
凯莉循循善诱,“你也是喜欢格瑞的吧?见到他的你总是比和我们在一起的你还要快乐。”
“……”
“你想和他待在一起,你总是尽可能找理由去见他。”
“……”
“有开心的,难过的,愤怒的,不管是大小事都想跟他说,是吗?”
“……”
看他这样一言不发的凯莉觉得有些无趣,她召开星月刃,“啊啊啊,我可没时间跟你们‘谈情说爱’,你们自己好好琢磨吧。…真是无聊。”

“不过,排名第二的…也是好懂~”


要告诉他。
告诉他。
这是金思考过后的结果,这也是他天不亮就吵醒格瑞,现在与格瑞僵持着的原因。
“格瑞,我有事情跟你说。”
“说。”
“我喜欢你!格瑞!”
“哦。”
“…呃?”怎么和我想象的不一样。
“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没事我就睡了。”
“格格格格格瑞,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真的喜欢你!”
“知道。”
…啥?他早就已经知道自己对他有想法?
“…那,那你有什么想法?”
“…还要有什么想法?”格瑞一脸莫名其妙。
“你,你你你就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你是不是又闯祸了?”
“……………”
金捂脸遁走,“晚安!”

原来真正的症结在这里。要是被凯莉知道了肯定会笑掉牙。金愤愤不平地想,他可是把勇气都赌在上面了,得到的回复却令人气愤又安心,万一拒绝了怎么办,这个问题他从未想过。
第二天格瑞还特地跟金组队。两人默契地没有提起昨天晚上的事,只是沉默地刷积分。
“唰”格瑞顺手解决了想要偷袭金的怪。
“谢谢。”
“…”格瑞有些诧异,极快地看了眼金。金神色如常,一点问题都没有。
“…小心。”
“啊。”金定住了往下踏的脚步,眼睛慢慢地向下看,一个大洞赫然在脚底。他蹦开,“谢谢。”
“………不用。”
“——金!!你当初要我帮忙的那个事我做到了——!”紫堂幻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呃,啊,格瑞大神也在这里…”
“真的太感谢你了,紫堂!”
“……没了?”
“啥?要一起刷积分吗?”
“没没没有!不打扰你们我先走了!”
“好吧,拜拜!”


“你怎么了。”

走着走着,格瑞突然问道。金的脚定了定,接着又毫不迟疑地快步,“我没怎么啊。”
“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话的。格瑞把后半段吞了下去。
“我只是突然发现,原来一件事情无论再重要,只要不断地重复就会让人觉得不再重要了。”
“…”格瑞按耐内心的异样,“为什么会这样想?”

“因为有人都能漠视我真正的喜欢了…”

金终于停住了脚步,转过身用力地抱住了格瑞。格瑞猝不及防就被抱了个满怀。

“我…”
金还是犹豫了。一层薄纸的屏障至稍轻轻用力就可以点破,但捅开后的结局是两人渐行渐远还是心意相通他根本毫无把握,饶是乐天如他也不得不小心翼翼。他退缩了,想要松开双手的桎梏,…等会要怎么解释,是说“surprise!开玩笑的啦吓到了吗”还是“突然想试试抱第二的感觉”呢…

格瑞抓住了他的手,凉凉的。
他抬头,看到灿若星辰的眼睛里装着自己,也许自己的眼睛里也同样装着他。
“我喜欢你,”他说,“我喜欢你。”

“金。”

【熙华】江湖一笑【诈尸段】

坑了那么久虽然也没人追…【…但还是】







“我怎的回来的?”

杨敬华摸摸胳膊摸摸脸,一脸的不可置信。“这胳膊居然不是接上了的,脸上连个坑都没有。我耳朵也不聋….”

“是你姐姐我在镇口的一个客栈第二楼第三个房间里带出来的,得不?你也是真能,那本来是个没住人的,今早硬生生把老板吓得够呛,还得劳烦我大老远的把你给接过来赔罪又赔钱…说,你怎么还我?”秦诗瑶正拨着算盘,怒不可遏道,珠子噼啪乱响,“我让你去别处混,你倒又混到我头上来了。”

“秦姐姐,你别气。”杨敬华只能暂时把疑问吞回肚子里,坐过去软言软语地劝道,掐媚得可以,“你要我作甚我就作甚,做牛做马我也心甘情愿……”

秦诗瑶突然扭过头来,目光奇异地看着他。杨敬华被看得一愣,觉得眼前的美目闪闪烁烁分外迷人,莫不成她是欢喜我,不愿嫁去端木家?

“杨敬华,我此时才发现,你长得算是一个美人胚子。”

“秦姐姐,美人胚子…是形容女子的吧?”杨敬华的屁股偷偷往后一挪,直觉告诉他他会有血光之灾….。

“嘴巴也够甜。”

“秦姐姐……”

秦诗瑶笑得迷人,“不若你着女装一日,做个跑堂丫鬟如何?”

瑞金这对就应该像傻子一样恋爱。


我流瑞金……
校园paro
算了还是当原创看比较舒服,真的ooc到太平洋【…】
不打tag大家有缘再看【…】


云盖住了太阳,透不过气的阴沉。他愁眉苦脸在桌上摊成煎饼。怎么了。我问他,把一罐可乐放在桌角。
唉。他摇摇头,一脸的纠结和难过。我没心情喝,难受。他说。
哦,我漫应一声,漫不经心地咬了下吸管口。这次又考差了?
没有…,他闷闷地答。
肚子饿了?
…不是。
……不会是家里出事了吧?
不是!他大声地反驳我的话,我松了口气。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啦。他把头埋在臂弯,我看着他的头有趣地在狭小的空间里左右摇摆。
我觉得很烦,很难过。
所以你到底怎么了。我有点无奈。你总是让我感到莫名其妙。
呃啊啊啊……他痛苦地发出哼哼声。埋了一会,他枕在手臂上的头转过来,过长的刘海扫来扫去,碍不着他的蓝色眼睛。
那个,你不是被告白了吗,天台那里。
你知道?我挑眉。你喜欢那个女生?
呃呃…我不知道。
不知道?
我有点惊讶。那你烦恼什么?
我也不知道。所以我才烦恼啊!他砸了下桌子,不重。
哦,我知道了。我说。
嗯?
你是嫉妒我有人告白吧?
……格瑞你是想打架吗?
你也打不过我。我喝完最后一口,开玩笑地说。那就是你喜欢我。
他沉默了。

你别自大了。

闷闷地,

【瑞金】毕业

不知道说啥paro.
ooc属于我





金坐在沙发角落小口小口地啜饮手中果汁,无声地盯着中央翩翩起舞的人群。

郁闷就两个字,心情是将其扩写。原本参加毕业晚会是他最积极要求第一个参加,连部分环节都是由他策划——可到了这里他才突然发现,自己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他不会喝酒,不会跳舞,不会唱歌——童谣也能唱出几分滑稽,很快他就被独自一人扔在这个角落里,格格不入。

说是不孤独是假的,可是难过更加多,多得不想再努力融入进去了…而这种心情只是维持了几秒,金腾地站起来,——金!振作起来!不要辜负了最后的晚会啊!

他随手拿了杯饮料喝了一大口壮胆,冰凉从喉咙一路向下,口腔中残留一丝奶香。金眨了眨眼睛,有些疑惑地看向突然变得嘈杂的舞厅。

他扒开前面的一个个肩膀连声说抱歉,就只见白色撞入视野,不禁紧了紧手指,有些嫉妒的看着:格瑞…你这个好家伙,背着我脱单…

格瑞是他的发小。跟金的过于活泼的开朗不同,他沉稳得接近冷漠。学习顶尖,但是金知道他不是靠天分;喜欢喝牛奶,非常受欢迎但一直不找女朋友,金暗暗猜测是不是那方面有问题不过没敢说……总之,最后这一条是要被…

“对不起,我有喜欢的人了。”

金还在胡思乱想着,就听到格瑞的声音铿锵有力地落下。人一混乱手就会松,于是哐当一声四周寂静,金盯着自己的脚尖缩着头一步一步往后蹭,心里在庆幸是塑料的同时也在不断对那位仁兄的裤脚说抱歉,就差一步就能脱身于人群,手腕突然就被拽住了。

金猛的抬头,猝不及防地就和那瑾紫色的眼睛对在了一处,他看到了疑惑和释然——究竟在释然什么,连金也吃不准了。

只觉得心扑通乱跳。

“走。”

如金所愿,他成功逃避了诘难——只是又有了新的问题:拒绝了院花告白的格瑞当场牵着别的男人的手逃离现场,很难不怀疑格瑞的取向,对于那个'喜欢的人'浮想联翩……此时金却无心在意有的没的,只是死死的跟着格瑞的脚步奔跑,奔跑,好像这样就可以跑到世界尽头。这样想的他还感到快乐。

脚步,停了。风声里夹着微的喘气声,紧握的双手湿漉漉。

金想要抽回手,动不了,越动握得越紧。他抬头看向格瑞,他抿着嘴一脸的不高兴——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生气。金觉得他越来越难懂格瑞了。

“你……”他张口欲问。

“你看。”

话题被扼杀在摇篮里,金只得看向他指的方向。

黑夜温柔地将城市拢在怀抱里,——现已夜深,一些窗户里透过半点星光像未熄的萤火,其余都像被隐没在那厚重又纯粹的黑色里。城市在熟睡,沉稳地在夜的臂弯中呼吸。

有蝉鸣一声两声,格瑞呼吸清晰可闻。金没由来的紧张,手心贴着手心的地方一片湿冷黏腻。

“…格瑞,我……”

格瑞转过头。他的表情有一半隐于黑暗,不清不楚,“金,终于要和你分开了啊。”

“…你好像很开心的样子哦?”金吐槽了一句,“……行啦,不就是,不就是几年不见吗?我会想你的。”

“23:59分…”

“啊,这么晚了啊,格瑞,我们……”

他的眼睛被蒙住了。这是最短暂也最漫长的一分钟。他什么也看不见,触手是格瑞的衣袖,是蓝色的。脸颊痒痒的,好像是发尖扫过。突然拉进的距离使他嗅到淡淡冰冷的奶香,像嘴里还残留的一样,也许喝的是同一种饮料……

“我喜欢你。”

0:00







“我也是。”

不如干脆自建一个瑞金咸鱼群【啊不是】
虽然更想要找到组织但是【
总之请求请求请求!!【真心话】占tag抱歉【😭😭😭

【瑞金】车掉水里了

直接发我无所畏惧,被太太的文感化后觉得很罪恶 写不下去了😭😭😭



夏日渐至,燥热在空气中浮动。越是炎热越是使人懒惰,格瑞最是讨厌这种天气,不仅牛奶变坏,而且修炼还会受到干扰。不到片刻就已经汗流浃背的他坐在树荫底下享受短暂的清凉,——再者这里没有飞蚊爬虫,更是夏天在外最佳的休息场所。
只是他刚刚坐下,就有一个声音忽远忽近地飘过来,“格瑞——格瑞——”
………是金。格瑞几乎是下意识地挪动身体腾出一块地方,心底有些复杂的滋味涌上来。
在昨天,他向金坦白了自己的感情。金意外的表情也在意料之中,只是接下来的话却让自己出乎意料。
“好啊。”他笑得像小太阳,蔚蓝的眼底纯真得明媚,语气认真坚定,“我也喜欢你…很久之前的了。”
顺理成章的,他们成为了恋人。也许是青梅竹马到爱人的跨度太大,格瑞至今依旧没有什么实感。而金依旧大大咧咧,只是来找他的次数更加频繁,甚至被凯莉戏说是'格瑞雷达'。两人连亲近的行为都没有多做,至多只是牵牵手罢了。就像懵懂的小兽,互相试探着对方的底线。
金拨开层层堆叠的草丛,艰难地挤进来,看到格瑞刹那眼睛一亮,“嗨,格瑞!”
格瑞看到他的笑容内心忽然柔软,抿着嘴巴露出丝微笑,拍拍身旁示意他过来。
金毫不客气地坐下,“真亏你能找到这样的地方啊,又隐蔽又凉快…嗯,不愧是格瑞~”
他的帽下的头发乖乖地耷拉着,浑身上下似乎被水泡过,胸口一小块汗湿透明,透着点点肉色。从头顶树枝分叉间漏出的阳光细碎地洒在他裸露着的肌肤上,反射出柔和的水光。格瑞迅速地将视线移开,耳朵微微发烫。
“喂,格瑞,我说…”
他感觉到手背被覆上另一只手,与其手心相贴的地方湿粘,格瑞偏过头,恰恰对上了近在咫尺的蔚蓝眼眸。
“…我想和你做。”
“…嗯?”
格瑞不确定地发出一个音节。
“我说…,”金的脸颊上浮起淡淡薄红,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凑过身吻上格瑞的嘴角,带着汗湿的黏,“就是…我想和你更亲近些,格瑞。”
正值青春的少年总是冲动的,更何况是自己喜欢的人坦荡荡的明示自己,格瑞看着金,忽然觉得刚刚平静下来的燥热又涌上来,从手心手背相连的地方一路蔓延,好像有团火暗暗燃烧。他略略偏过头,接着示意的这个余韵胡乱地亲吻,——或者说是啃咬更恰当,只是两人几乎对性这个方面没有什么理念,仅仅只是勉强的照猫画虎。金被咬得吃痛,格瑞看了他的脸色,有些惊慌失措地分开。两人相看无言,原本暧昧的空气也被冷风吹散得七七八八。
“咳。”格瑞率先打破了沉默,先一步站起身来,不自在地说,“…我去修炼了。”
“别走…”金扯住他的衣角,“格瑞,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喜欢。”
“所以,呃,那个,…”金有些不好意思,咕嚷低语道,“你对我做什么我都喜欢…”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完全意想不到又顺理成章地发生了。
两个青涩的躯体青涩的交缠着,金的内裤和裤子褪到膝盖,格瑞的手覆在他的挺立上小心翼翼地上下,他蓝色眼眸蒙上层迷蒙的雾,被陌生的情欲所困扰却又得不到疏解,金有些难受地扭动身子,软绵绵的手指搭在格瑞的手腕上,不满地看着,“……再快一点…格瑞…”
格瑞呼吸一顿,觉得手中物件愈加炙热。此刻金以一种脆弱的姿态躺在身下的认知令他兴奋,他试着加快了右手的速度,从顶端到腿根——第一次用手触碰别人的阴茎却并无半点厌恶,金的口中泄出零碎而享受的呻吟声却令他打心底感到愉悦,。他开始懵懵懂懂地有了一个指定的标准,并不断试着提高…金隐隐带了些哭腔,却一同揉碎在一阵又一阵的快感里。格瑞没有脱掉手套,略带粗糙的质感毫无章法的摩擦却更能把金推向高潮,金的声音几乎近高昂地呻吟出声,尽数射在格瑞的手里,点点白浊从指缝间渗出。
金羞愤地捂住脸,不想看到自己的东西残留在格瑞的指缝间。只是越想越是兴奋,竟又有抬头的趋势,吓得他无意中轻踹了一脚,还踢到了又热又………
格瑞轻喘一口气,反手捉住他的脚腕,似笑非笑地看了金一眼,脱掉了手套,又故意似的“恰好”扔在他目光可及的地方,那手套上面黏着着的…金无心再看,因为格瑞的手在他大腿内侧细细揉着,跃跃欲试地挑逗他的隐秘之地,他当即逮住那只不安分的手,“格瑞…!我是男的,男的不会有………”
“不会有什么?”
“不会有…啊…!”
身体突然被异物入侵的怪异感吓得金绷紧了身上的肌肉,他瞪着格瑞无声地控诉,只是落在格瑞眼里是欲拒还迎。他拍拍金低声安慰,“放松。”他其实也不全是一窍不通,也许是男性天生本能,又或许说受某人的“倾心指导”,他费没多大力气就找到这个幽深小径,并试探地伸入一指。仅仅只伸入一半便感觉到狭窄又温热,光是想象真正进入的滋味他几乎就要把持不住,但是面对金依旧要小心翼翼。
“呃…嗯…”金此时别扭又难受,干瞪着眼不知把视线放哪好,瞥见那原本冷静而自持的紫色眼眸蒙上情欲的雾,模糊映着自己的影子带着侵略性的危险。